这位温州人曾主持孙中山先生逝世祭吊仪式

2020-06-28 09:06:59
刘廷芳:1925年,他主持了孙中山先生逝世祭吊仪式。

  在市区公园路历史学问街区,正对着报业大厦有一条花园巷。两堵长满青苔的斑驳土墙和石头路尽头有一所院子(位于花园巷教堂附近),刘廷芳在这里居住过——1925年,他主持了孙中山先生逝世祭吊仪式。

  ◎刘廷芳肖像

  刘廷芳(1891~1947),字亶生,温州城区人,牧师、神学家、心理学家、翻译家、诗人。他从温州艺文学校毕业后到上海求学,1911年赴美深造;1920年,获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教育与心理学博士学位,同年归国任教燕京大学,开创燕大心理学系并兼任北京大学教育系心理学教授、北京师范大学教育研究科主任。他不仅是中华心理学会、中国心理学会创始人之一,还是国内系统翻译纪伯伦诗集第一人。他是温州最早的现代诗人之一,与徐志摩等人交往密切;著有“风满楼丛书”数种、《中国教育问题》、《教育测定法》、《中国文明之方向》等。

  他主持了孙中山的祭礼

  请看吧,这里来了个白天做梦人

  入选《英文古今名人演讲集》

  1925年3月12日,孙中山先生在北京逝世。一周后,其灵柩被移往中央公园社稷大殿举行公祭。这之前,在北京协和医院作遗体防腐工作后,其家族亲友举行了丧礼,参加人数200余。因刘廷芳的声望,及其妻吴卓生女士与孙夫人为留美同学,关系深厚,故被邀请主持祭礼。于是他与燕大教授朱友渔一起,在北京协和医院为孙中山举行庄严肃穆的安息礼拜。

  刘廷芳与新婚妻子吴卓生(摄于1917年)

  据当时的报道:“昨日上午十时,即在协和医院举行祈祷礼。因礼堂不能多容人众,故得入内观礼者仅为二百人。主礼者为刘廷芳,赞礼者为朱友渔。先奏乐行开会礼,次由刘主礼宣训,次唱歌、次祈祷、次念圣经、次又唱歌,歌毕,刘主礼致词,略谓:孙先生屡困难,百折不回,是一种最富之信仰性。共和尚未成功,民众仍须努力,是一种优美之希翼心……次孔庸之代表家属致谢词。词毕。礼成。遂由汪兆铭、于右任等,行举柩出院之礼”。

  关于这次祭礼,流传甚广的是刘廷芳当时在主持时作了《请看吧,这里来了个白天做梦人》的演讲,传言其文被《世界名人演讲录》收录。而据温州学者考证,刘廷芳确实做过相关内容的演讲,不过不是在主持孙中山葬礼时的演讲。

  位于市区中山公园的孙中山纪念堂

  刘廷芳的这篇演讲文字,演讲时间和地点分别是1922年和1923年,地点在北京协和医科大学门前、上海圣约翰大学。后讲稿被译成中文刊发,译题为《看哉,作梦者来矣!》,被收录在《英文古今名人演说集》(商务印书馆1925年5月出版)一书。演讲中,刘廷芳如此评价孙中山之梦:

  “在当日处境中,确似一无望现实之梦想也。但他继续做梦,时机一熟,旦夕间全能之帝政府消没,此国度竟公然成立一不朽的共和国。今日此豪伟之梦想家虽仍被称为理想家,其攻击虽常令人弃置而遭时贤谗毁玷辱,讥其为梦想家———不切实行之理想家,然其伟大精英处亦正基在事实上彼之为梦想家,一九一一年之革命大功告成,仅其所梦想之一部耳。他全部的梦想尚待实现。此名义上号称共和国之名物,尚有待乎其得全部实现孙先生之梦想。莫论吾人将评拟之为何似,其难否认之事实则证明其梦想至少有一部分实现,倘明瞭一九一一年以前存在之帝制生活底情绪者,定将见此做梦者影响变化四万万众同胞之普通生活及眼光为何等庄鸿伟美!”

  我国首批归国心理学留学生

  当时为数不多的心理学专家

  是中华心理学会、中国心理学会奠基人之一

  1911年,刘廷芳到美国留学,获得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教育与心理学博士学位。他是我国现代心理学史上第一批留学生,也是当时为数不多的心理学家。燕京大学的校长司徒雷登将他招至燕京大学任教。

  燕京大学

  1920年到燕京大学任教后,刘廷芳一改以往大学心理系将心理学和哲学共处状态,将心理学从中析出,独立成系并担任系主任。在燕大,他不仅担任神学教授,还担任儿童心理学、青年心理学、教育心理学等教授。

  刘廷芳首开汉字心理学研究,系统探索汉字的学习和认知规律。他组织150名受试者展开两年时间的测试,首次提出汉字作为一种图形文字的典型特点,迄今仍有重要意义。刘廷芳还发表有《婴儿的心理》,表示4岁左右的孩子是心理发展的最初年龄,极易受外界环境影响,而这种影响是久远甚至不可挽回的。

  1921年,在刘廷芳等骨干的发起下,中华心理学会在南京成立,刘廷芳担任引导员;1937年,也是刘廷芳为主要发起人,成立了中国心理学会,刘廷芳担任理事。当时成立的两大心理学学会,推动了中国心理学的研究和发展。据中国心理学会官网显示,至今学会个人会员约13000人。

  刘廷芳创立的燕京大学心理系,在1952年全国院系调整中被合并到北京大学(北大心理系成立于1926年,之前刘廷芳在北京大学教育系兼任心理学教授)。

  与臧克家合编诗集

  与徐志摩交情甚好

  他是温州最早的现代诗人

  刘廷芳出生在一个基督教大家庭,父亲刘世魁是一名眼科医生,曾远赴英国爱丁堡大学医学院学习,回国后开诊所行医,育有四子二女。刘廷芳为长子,刘廷蔚最幼,排行第五。

  刘廷芳喜欢写诗,是温州最早的现代诗人之一。他积极热情地写了不少作品并发表在《语丝》、《文学》、《文学月刊》等知名期刊。弟弟刘廷蔚(1903-1994)毕业于美国康奈尔大学,是位昆虫学家,也喜欢写诗。刘廷蔚从20岁开始新诗创作,经常在刘廷芳主编的《生命月刊》、《真理与生命》上发表。著名教育家陶行知曾给他写亲笔信,称其为“诗山里的诗人”。

  全家福(后排左起为刘廷蔚、刘廷芳)

  刘廷蔚因受伤到庐山某医院养伤三年,在这里认识了著名诗人徐志摩。徐志摩在刘廷蔚居处看到刘廷芳《山中半封短信》半首诗,表示非常欣赏并有结识编辑之意。

  后刘廷芳和徐志摩成为朋友,他们曾在火车上长谈,两个人交换阅读随身所带的诗集。徐志摩带的是陈梦家《梦家诗集》,刘廷芳带的是刘廷蔚《山花》诗集。后徐志摩因故去世,刘廷芳还写了《追悼徐志摩》,情真意切地回忆了两人的交往。

  《山雨》签名本

  1930年11月,刘廷芳将陆续发表的诗作,与刘廷蔚诗作一起自费出版为诗集《山雨》,属“风满楼丛书”之一。“风满楼丛书”除《山雨》外,还有《山花》、《我的杯》,刘廷芳译作《疯人》、《前驱者》以及侯斯门独幕剧《木匠家》等。

  《木匠家》签名本

  《山雨》结集出版后,刘廷芳还陆续写了一些诗,刊发在《文学》《文学季刊》等期刊,如《五周年》《秋林》《去后》《探险的游行》等。

  1934年12月,刘廷芳与王统照(新中国成立后曾任山东省文联主席、山东大学中文系主任,山东省学问局局长等职)、臧克家(著名诗人,山东潍坊诸城人)等人合编诗集并出版。诗集名为《她的生命》,取自列为第一篇的王统照诗作,该诗集收录刘廷芳三首作品。

  纪伯伦的诗

  茅盾零星译过,冰心也译过

  而中国首部纪伯伦全译本是他翻译的

  中国读者熟悉纪伯伦(Kahil Gibran,1883~1931),大都始于作家冰心翻译了他的代表作《先知》。

  纪伯伦是黎巴嫩著名诗人、画家、作家,阿拉伯“旅美派”文学领军人物,其作品被翻译成各国语言广为传播。除《先知》外,还有《你的儿女其实不是你的》等广为读者所知。

  纪伯伦画像

  20世纪初期,著名作家矛盾是第一位将他的散文诗集部分翻译成中文发表的人。其后,张闻天以及茅盾胞弟、张闻天同窗沈泽民,赵景深等都零星翻译过纪伯伦作品。

  而将纪伯伦作品系统全面翻译成中文的则是刘廷芳。

  1925年,刘廷芳在燕京大学宗教学院院长任上,翻译了纪伯伦诗集《疯人》中部分内容在国内发表。往后四年时间里,他酱纪伯伦《疯人》翻译完毕,并将所有译文出版,列入“风满楼丛书”。

  刘廷芳翻译的《疯人》是中国第一部纪伯伦作品全译本,他是现代中国完整翻译纪伯伦诗集第一人。

  此后,刘廷芳还完整翻译纪伯伦的《先驱者》,在国内期刊连载,随后列入“风满楼丛书”出版。据刘廷芳在《纪伯伦作品在中国》一文,当时自费出版的《前驱者》印数仅百余本,并不发售。此外,他还和女儿刘俪恩一起,翻译纪伯伦的《人之子》散文集,也在国内刊物上发表。

  译作《前驱者》

  应该说,刘廷芳虽然不是现代中国最早译介纪伯伦作品的人,但却是翻译纪伯伦作品最多、最系统的人。

  刘廷芳1942年离开上海到美国治病,1947年逝世,享年56岁。

  链接:刘廷芳新诗作品

  《秋林》

  我在秋林中散步,

  看满林黄叶如金。

  我细思:

  这是何等可羡慕,

  人生暮年的晚景。

  照透一岁的黄昏,

  烈火,已焚烧了秋林,

  烧的是:

  青春记忆之杯所斟,

  青春早忘的乐境。

  老年人静坐如秋林,

  游永远不完之梦境。

  他们的:

  岁月如小溪流水一般,

  有无限奥妙的平安。

  金色辉煌的美丽,

  是老迈衰落的秋林,

  我心说:

  要孤单便如中天的明月!

  要老迈便如万里的恒星!

  《山中半封短信》

  长江万叠的轻波,

  被好事的太阳,

  无端相迫。

  化作白云,飞入乱峰幽壑。

  多劳的明月,

  负着新愁万斛。

  悄然几度穿林,

  静照寒泉空谷。

  还有那竞姸的万绿,

  风前跳舞,

  恣情地行乐。

  我入山不过一周,

  他们天天——叮咛——相促。

  千万寄语她,

  不可不一来,

  来写大家万缕千丝!

  欲诉不能的哀曲。

  《去后》

  珠翠黄金的细雾所笼罩

  是三月的繁华世界,

  最关情的是碧茵场上

  百灵甜蜜激人的歌唱,

  试问那一家羁旅的长悲,

  抵抗得住三春游子的心肠?

  何处是大泽与丰林,

  何处有绿野可徜徉,放胆去罢,

  游子的心肠,无挂虑的心肠!

  莫错过了春风,

  窈窕的春风,温暖的娇阳!

  趁着今朝,打破了羁旅的徬徨,

  趁着春光,享受那探险的游行,

  青春向来不肯做长期的伴侣,

  人生最容易相逢那不速的斜阳。

  来源:温州三十六坊

  参考资料:

  《孙中山悼词真假考辨》方韶毅

  《记中国近现代心理学家刘廷芳》周心心 陈巍

  《人生最容易相逢那不速的斜阳》编辑陈子善

  《纪伯伦作品在现代中国的传播》编辑陈恕

  《司徒雷登与金陵神学院》严锡禹

  《燕京大学宗教学院开创者主持的风满楼丛书》编辑陈晓维

  《刘廷芳,不该被遗忘的人》编辑沈建中

温州资讯网全媒体矩阵

本文转自:402.cc永利手机版 66wz.com

N 编辑:鲍苗苗责任编辑:董晶亮 举报网络谣言和淫秽信息
拜尔口腔医院
  • 1
  • 2
  • 3
  • 4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